imgboxbg
蒙特费罗 您现在所在位置:
首页
/
/
/
无组织排放不能再生灾难

无组织排放不能再生灾难

无组织排放不能再生灾难

  昆山粉尘爆炸事件凸显监管的缺失和技术的缺位

                                                                                                                                                                           中国环境报记者 徐卫星

  编者按

  8月2日上午7时37分,江苏省昆山市中荣金属制品有限公司抛光车间发生爆炸,目前已造成75人死亡、185人受伤。国务院事故调查组认定,此次事故是由于车间内粉尘浓度超标,遇到火源发生爆炸,这是一起重大责任事故。

  事故背后,除了震惊和伤痛,还有一连串疑问。为何粉尘会造成如此严重的爆炸?国内目前对于无组织排放粉尘的控制情况如何?是否有足够的技术支撑和标准约束?

  本报记者专访BME柏美迪康环保科技(上海)有限公司CEO徐潜,剖析工业粉尘无组织排放控制现状。

  与有组织排放相比,国内无组织排放的粉尘治理在一定程度上被忽视了。不仅技术空缺,相关标准也没有跟上,再加上日常监管不到位,很多企业的粉尘无组织排放问题严重。

  BME柏美迪康环保科技(上海)有限公司CEO徐潜曾在国际矿山机械制造巨头担任多年高管。这样的经历让他有机会频繁出入国内外各个矿山开发工地,既见识了发达国家现代化、整洁的采矿现场,也目睹了国内滚滚烟尘、伸手不见五指的恶劣作业环境。

  徐潜认为,昆山的这一事件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国内对无组织排放粉尘的监管和重视不够,需要引以为戒。

  无组织粉尘排放有多严重?

  涉及建筑、矿山、钢铁、水泥、发电等多个领域,但没能得到足够重视

  记者:最近昆山中荣公司发生了粉尘爆炸事件,从专业角度来看,这反映出什么问题?

  徐潜:这个事件让我很痛心,这是一个惨痛的悲剧。在一定程度上,昆山粉尘爆炸事件也反映出国内从上到下一直以来对无组织粉尘的监管和重视不够。从中央到地方,从规范制定到监管执行,更多关注的是排放到大气中的粉尘浓度,而忽视了产尘点附近由粉尘浓度和粉尘特性所造成的危害。

  希望有关部门和企业能从悲剧中汲取经验教训,让我国的无组织粉尘危害防治能得到重视,规范落地、监管到位、执行有效,让这类悲剧不再发生。

  记者:对于做好这类区域的除尘工作,您有什么建议?

  徐潜:除尘工作要搞好,不仅要关注粉尘到哪里去,更需要知道粉尘是怎么来的,这样才能将上下链条打通,形成有效的除尘系统工程。所以,BME在国内成立伊始,就关注粉尘的特性研究,成立了国内第一个粉尘实验室,研究粉尘的物理、化学和级配等特性,从源头上治理粉尘。

  对于处理可能引起爆炸的粉尘,BME引进的收尘封几乎就是国外处理这类粉尘问题的标配技术和设备,在糖业、面粉、金属粉末处理(铝、镁、钛等)、棉花等行业有广泛应用,比布袋除尘系统更安全可靠。我们最新研发的粉尘实时监控系统,更能自动启动、及时报警,完全实现了自动化除尘。

  记者:无组织粉尘排放通常发生在哪些领域?

  徐潜:无组织粉尘排放通常指没有固定排放设施或者在一定高度以下的粉尘排放,广泛存在于散料生产、加工、运输、装卸等各个环节,不仅是矿山,在建筑、采石场、堆场、港口、火电厂、钢铁厂、水泥厂、垃圾回收处理等场所都可能发生。

  以火电厂为例,燃料煤在运输、装卸、贮存过程中很容易产生二次扬尘,建筑物在建造时需要的石材、水泥、砂子等,在制备过程中也会产生大量粉尘。

  记者:我国的工业粉尘无组织排放问题有多严重?

  徐潜:在我去过的一些中小型钢铁厂、矿山企业中,严重的可以1米远就见不到人。走在厂区里,脚踩下去会有“扑哧扑哧”的声音,尽管穿着严实的防护服,细微粉尘也能钻进去,每次回来耳朵里的灰垢都很难清洗干净。

  我国一年的矿石开采量在200亿吨左右,矿石在矿山中爆破形成直径不等的颗粒。一般来说,直径在75微米以下的颗粒约占5%,而PM2.5、PM10又在其中占据一定比例。可想而知,如果没有处理好无组织排放问题,扩散到空气中的量是巨大的。

  因此,在矿山、采石场、钢铁厂、电厂等各个工业领域进行粉尘治理具有重要意义。

  治理难在哪?

  各行业粉尘属性千差万别,治理存在技术、标准障碍,目前的监测要求可能得不到准确数据

  记者:相比有组织排放,工业粉尘无组织排放的治理难点在哪?能否套用有组织排放的治理方法?

  徐潜:有组织排放的特点是粉尘汇集到单一排放口集中排放。针对这一类型的污染治理,已经有很成熟的除尘技术和日趋严格的排放标准,可以得到很好的控制。

  而无组织排放因不同行业产生的粉尘属性千差万别,又受人为因素、自然条件、工况等扰动,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不规则性,极易造成面源污染,对周围环境影响很大。由于排放方式存在根本性不同,简单套用有组织排放的处理办法起不到太大作用。

  目前在我国,无组织排放的粉尘治理始终是一个技术难题,国内在技术上仍较偏重有组织排放的治理,以袋式、静电除尘两大流派之间的竞争为主,无组织排放涉及很少。

  记者:为何不加大对无组织排放粉尘治理的技术攻关?

  徐潜:按照一般规律,首先应把污染最重也是占据污染大头、数量少、好控制的有组织排放治理好,再考虑那些数量多、分布散、涉及行业众多的无组织排放源。

  目前,针对有组织排放的治理还在集中技术人员攻关,无组织排放治理的市场真正打开可能还需时日。况且,这也不是单纯通过技术就可以解决的。很多时候,环保产业的发展需要标准先行。

  记者:目前的标准是否能适应新形势下的环保要求?

  徐潜:2001年实施的《大气污染物无组织排放监测技术导则》对粉尘无组织排放的监测点布置做出了规定,但我认为这并不科学,由于气象条件的差异和各地的特性不一,在墙外测得的数据并不能反映真实情况。

  现在很多企业加装除尘器、除尘设备并不是因为环保要求,而是卫生系统针对职业病防范的强制性控制。但因为可操作性较差,监管不到位,设施也就成了摆设。因为没有在线监测,一些企业为了蒙混过关躲避处罚,不开机运转或在实测时加注过量的水降尘。相比较而言,环保力度要比卫生大得多。

  最近,我在一些地方解到,大家都认为无组织排放颗粒物的治理将有很大市场,但目前受技术限制,很多人还不敢重视。相信随着各行业排放标准更加严格,这一部分市场会受到更大关注。

  如何解决无组织排放?

  通过综合环境评价,提供一揽子解决方案

  记者:在您看来,为什么很多企业会选择山寨产品?

  徐潜:企业的环保治理需求,更多来自政府驱动,而不是内在驱动。只有政府勒令企业关停的时候,企业才被迫去找好技术。但如果只是应付,象征性的也能过关,那么企业自然会去找便宜的产品。同样,面临被淘汰的企业也没有动力去买好的环保技术和产品,这就给很多盗版厂商提供了生存空间 。

  记者:对于解决类似这样的问题,您有什么建议?

  徐潜:中国将成为世界最大的环保市场,不用担心不会诞生好技术,但目前的主要问题在于环保市场缺少大型环境服务商。

  我认为,国家应该重点招标大型环保服务企业,而不是光由环保部门采用猫捉老鼠的形式进行监管。试想那么多老鼠,如何捉得过来?

  在国外,引入环境服务商对排污企业实施监管的模式已非常成熟。环保部门将工作重点从量大面广的企业集中到几家企业中来,一来可以从繁重的执法检查中解脱出来,二来能够形成企业、服务商、主管部门多效监督的良性循环。

  记者:BME能为企业提供什么服务?

  徐潜:BME不纯粹是一个设备制造厂家,更多的应该是一个环境服务商的角色。我们会根据客户不同的环保治理需求提供一整套综合解决方案,从方案设计、设备生产、安装调试到后期的运营维护,为企业提供持续支持。

  BME也会给政府提供服务,比如,当地有相当数量的企业存在工业粉尘无组织排放问题,我们可以对他们进行综合环境评价并提供一揽子解决方案。根据需求除有专人派驻到工厂外,还可通过视频监控系统,不用亲赴现场即可根据实时传送来的粉尘量数据远程遥控开启抑尘设备。

  治理空白怎样填补?

  专门针对工况条件恶劣企业进行本土化二次开发,适应国情需要,降低使用成本

  记者:从目前企业的实践看,在中国开展无组织排放治理积累了哪些经验?

  徐潜:西方国家很早就开始治理粉尘的无组织排放问题,政府支持力度也很大。他们在原生矿开采、重金属冶炼方面规模日益减少,转而投向再生材料应用,城市建设速度也远低于国内。较高的环境本底值、工人素质等多方面因素决定了我们的技术在与国内接轨时出现了一些障碍。

  怎样让企业主觉得成本最低、效果最好,工人觉得使用方便简单,同时还能有效治理污染?我们聘请国内外一流专家做了大量的二次开发工作。

  为此,我们主动寻找一些工况条件恶劣、规模很小的矿山、水泥厂、煤炭等最难啃的骨头。通过对这些矿山除尘、水泥厂除尘、煤矿除尘的案例进行研究,优化方案,我们不仅将综合水耗、电耗降到最低,也使生物除尘药剂平均用量减少了1/3~1/2,产品价格降低1/3,并基本实现除尘剂国产化。

  今年3月,BME的生物纳膜抑尘技术成为唯一入选科技部、环境保护部共同发布的《大气污染防治先进技术汇编》的无组织排放源控制技术, 目前已成功应用于十余个省份的超过百家工业、矿山、建筑等场所的除尘。

  相关链接

  什么是粉尘爆炸?

  粉尘爆炸是由于悬在空气中的可燃粉尘燃烧而形成的高气压所造成的。粉尘是固体物质的微小颗粒,表面积与相同重量的块状物质相比要大得多,故容易着火。如果它悬浮在空气中,并达到一定浓度,便形成爆炸性混合物。

  哪些粉尘会爆炸?

  目前已知7类物质的粉尘具有爆炸性:金属(如镁粉、铝粉);煤炭;粮食(如小麦、淀粉);饲料(如血粉、鱼粉);农副产品(如棉花、烟草);林产品(如纸粉、木粉);合成材料(如塑料、染料)。

  粉尘的火灾爆炸事故多发生在煤矿、面粉厂、糖厂、纺织厂、硫磺厂、饲料、塑料、金属加工厂及粮库等厂矿企业。

  为何粉尘爆炸频发?

  粉尘爆炸属于工厂爆炸事故里最具危害的爆炸之一,其中,因安全生产和监管意识淡薄而致使各类粉尘遇明火爆燃,是普遍原因。

  “这些年,通知来了一箩筐,层层检查也是家常便饭,但来人了做做样子,过后还是老样子,没见企业真正有什么行动。”企业内部人士的这番话,在一定程度上揭示了事故背后的原因。

  据新华社报道,2010年以来,全国冶金、有色、建材、机械、轻工、纺织、烟草、商贸等行业企业粉尘爆炸事故时有发生。2011年5月,国家安监总局曾下发《进一步加强冶金等工商贸企业粉尘爆炸事故防范工作的通知》,通知中明确了造成粉尘爆炸事故的四方面原因:企业对粉尘作业安全管理不到位、作业现场通风除尘等安全设备不完善、作业人员缺乏相关的安全知识、监督管理工作存在漏洞等。结果就在通知下发的当月,富士康成都公司发生一起3死15伤的粉尘爆炸事故。

  2014年,在此次中荣公司爆炸事故之前,已经发生过5起重大粉尘爆炸事故:

  6月21日17时15分左右,乌苏市新疆天玉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一生产车间发生粉尘爆炸,所幸未造成人员伤亡。

  5月27日下午4时许,广东溢达纺织有限公司辅料包装厂车纽车间除尘室发生粉尘爆炸事故,造成5人受伤。

  4月16日10时左右,江苏省南通市如皋市东陈镇双马化工有限公司维修工人在给硬脂酸造粒塔底锥形料仓外加装气体振荡器及补焊雾化水管支撑架时,发生硬脂酸粉尘爆炸事故,造成8人死亡、9人受伤。

  2月8日晚11时许,江苏省常州市新北区新桥镇史墅村华达化工厂发生金属粉尘爆炸。

  2月5日10时,黑龙江龙凤玉米有限公司淀粉包装车间发生爆炸,初步认定系粉尘飞扬引发。据报道,事故共造成1人死亡、9人受伤。

 

返回列表

版权归安徽海峰分析测试科技有限公司所有   地址:地址:合肥市庐阳区太和路与天水路交口庐阳中科大校友创新园13号楼    皖ICP备12014255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合肥